導航:首頁 > 伊朗資訊 > 伊朗和道達爾什麼關系

伊朗和道達爾什麼關系

發布時間:2022-09-23 09:35:47

Ⅰ 返佣網:伊朗增產而不得:還是回頭找中國企業好了

2010年,在日本國際石油公司(Japan』s Inpex Corp)因伊朗核制裁被迫離開後,中油國際(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 International,CNPCI)接手了伊朗的項目。雖然起步很好,但由於美國壓力等原因,中國也大幅放緩了進度。這讓伊朗很不爽。
在魯哈尼於2013年接替內賈德之後,該國政府就開始大聲抱怨中國企業沒能迅速讓油井投產,一家伊朗公司隨後在一份47億美元的離岸合約中頂替了中國公司。2014年,伊朗原油部長贊加內將中國公司踢出了南阿扎德干油田(South Azadegan)這一儲量330億桶的世界最大項目之一。他還警告稱,其他的中國投資也會存在風險。

但是開發南阿扎德干油田的壓力與日俱增,這讓伊朗人寢食難安:這個油田是伊朗與伊拉克共有的。伊拉克已經同殼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領導的財團簽訂合約,開發國境內的油田。到了2014年4月,伊拉克一側已經成功投產。北阿扎德干項目主管Behbahani表示:
「就像一杯飲料中插了兩根吸管,我們什麼時候都不能放鬆。」
因此在南阿扎德干,由於沒有外國投資者,該國企業還需要4年才能完成地表設備,其工程師表示是因為缺乏資金而不是技術,不過其對殼牌公司勘探的軟體也垂涎欲滴。Behbahani表示:
「我們做了能做的。若道達爾在伊朗,合約就是道達爾的,殼牌在,合約就是殼牌的。」
贊加內在今年5月的時候曾表示正在與道達爾就接管南阿扎德干談判,但咨詢公司伍德麥肯錫(Wood Mackenzie)的Homayoun Falakshahi表示,因合約定稿多次被延誤以及伊朗總統大選將近,至少18個月內西方公司都不能開工。
同時,伊朗對中國投資的立場也逐漸軟化,宣布與中國公司就南阿扎德干第二期的工程和附近的Yadaravan油田進行排他性談判。隨著核制裁的結束,中油國際在北阿扎德乾的建設速度也有所提高。雖然晚了幾年,4個月前還是達到了7.5萬桶/日的合同承諾。藉助中國的幫助,在西方公司進入之前,伊朗也開始從杯子里喝飲料了。
另外,伊朗的國內局勢也不能忽視:贊加內看起來也向保守派妥協了。新的國際原油合約要求外國投資者必須同為數不多的授權合作夥伴合作,這些夥伴中包括隸屬於伊朗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和最高領袖哈梅內伊(Supreme Leader Ali Khamenei)的公司。市場人士Falakhshahi說:

Ⅱ 伊朗的貨幣貶值對石油的銷售會有什麼影響

在特朗普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核協議幾分鍾後,伊朗總統魯哈尼在他內閣成員的陪同下,鎮定地表示,將和協議中的其他國家一起,設法將現有協議維持下去。
但他的鎮定可能不會持續太久,因為新的制裁或將再次使該國經濟進入螺旋式下跌。
5月15日,美國財政部公布了對伊朗的最新制裁名單,伊朗央行行長賽義夫(Valiollah Seif)等兩位金融系統高官在列。
過去數周內,伊朗里亞爾兌美元貶值25%,通脹率升至約8%,國內多家銀行因債務危機破產,失業率超過11%,還有民眾上街示威遊行,抗議管理不善和政府腐敗。
伊朗的經濟增長也有放緩之勢。據CNBC報道,2015年全面制裁開始時,伊朗的GDP增速從2010年的6.6%降至-1.5%。雖然在制裁解除後的2016至2017財年一度達到12.5%,但目前正在逐步回落。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此前預計,今年伊朗經濟增速為4.3%,但如果制裁重新恢復,這一數字料將大打折扣。
外企撤出
隨著美國退出核協議並宣布對伊朗相關個人和實體的制裁,外界擔心,歐洲企業將撤出他們在伊朗的投資。在2015年對伊制裁取消後,汽車製造商戴姆勒和石油公司道達爾(55.15, 0.00, 0.00%)等企業紛紛湧入伊朗市場。重新退出可能將伊朗經濟推至災難的邊緣。IMF一份報告指出,制裁或將給伊朗的銀行系統以及該國的國際貿易關系帶來危險。
石油收入下降
另一個讓人擔憂的是,被禁止出口石油將對伊朗政府的收入產生沖擊。伊朗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歐佩克)第三大產油國,現在的出口量約為250萬桶/天。近期一項彭博調查顯示,如果被禁止出口,伊朗的原油產量可能減少最多50萬桶/天。
貨幣危機
即便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前,里亞爾也在一直貶值。特朗普宣布退出決定後,伊朗黑市上的里亞爾跌至69000里亞爾兌1美元,相比一周前貶值了約25%。
伊朗央行雖然誓言要消除黑市,但由於持證外匯交易所都已關門,美元越來越難獲得。當地企業稱,對他們而言,美元短缺造成的影響可能比本幣貶值更大。外匯短缺將使進口商品和服務變得更加困難。
通脹和失業
如果石油收入減少,外國投資枯竭,貨幣壓力將導致伊朗國內的通脹水平進一步走高。雖然目前相比2013年魯哈尼首次當選時逾40%的通脹率已大幅下降,但依然徘徊在10%左右。伊朗眼下的失業率為12%,就業情況的進一步惡化有可能引發政治動盪。
伊朗人哈薩尼(Amirhossein Hasani)對《紐約時報》說:「我們會看到更多人移民、更高的失業率、更多破產、更加貧困。」哈薩尼曾從事廚具生產,但目前靠出售外匯為生。他說:「一些人可能認為這會造成政權變更,但反抗會被壓制,政府將繼續運作。我們只會變得更窮。」
銀行業危機
與此同時,伊朗一直在設法避免發生銀行業危機。自2004年金融服務業向私人貸款機構開放後,由於缺乏監管,銀行業迅速擴張。
但是在2014年油價暴跌後,有違約風險的貸款飆升,流動性枯竭。IMF多次呼籲伊朗當局盡快對銀行進行資產重組。但這需要時間,而且即便在過去制裁被取消的兩年間,他們都沒有啟動銀行重組的工作。
不會太嚴重?
不過分析人士指出,由於此次美國的制裁並未獲得歐洲盟國的支持,因此對伊朗經濟的沖擊將遠遠低於幾年前的那一次。
始於2010年的制裁,使伊朗的石油出口從240萬桶/天降至140萬桶/天,雪上加霜的是,那些年油價一度下跌了60%。2010-2015年間,伊朗里亞爾暴跌了約65%,在那以後仍繼續貶值。伊朗國內也出現葯品短缺,肉蛋的價格飆升。
而這次,英法德三國已發表聯合聲明,強調將繼續留在伊核協議內,並「決心確保」協議得到落實。歐盟、中國和俄羅斯也表示不會跟進美國的行動。
伊朗原油最大的幾個買家,其中包括中國,都很可能反對美國的行動,並設法避開來自它的二級制裁。二級制裁可能使參與同伊朗交易的銀行、船運公司、煉油商、保險公司和港口無法使用全球銀行體系。
為了保護經濟,伊朗經濟將原油交易的貨幣從美元換成了其它貨幣。上個月,該國還宣布放棄美元,改用歐元作為官方報告貨幣。但由於深度融入全球銀行體系,這些轉變能給歐洲企業提供的保護非常有限。
至少目前,伊朗政府高層依然表現得很堅定。央行行長賽義夫稱,伊朗擁有足夠的外匯,來購買基本的大宗商品和原材料,「如論美國做出怎樣的決定,都不會讓我們的經濟瓦解」。
分析人士稱,此次真正的危險在於,特朗普此舉可能會引發中東地區的戰爭。近日,伊朗與以色列在敘利亞的對峙驟然升級。5月10日,伊朗向以色列控制的戈蘭高地發射20枚火箭。隨後,以色列軍隊稱對敘利亞境內的伊軍事目標進行了報復性打擊。
如果緊張局勢進一步加劇,那麼以色列、敘利亞、黎巴嫩、伊朗,甚至沙特都有可能陷入戰爭泥潭。而這將對全球經濟造成破壞性沖擊。

Ⅲ 伊朗石油工業的對外合作

伊朗石油工業的建立和發展一直是與對外合作密不可分的。引進外資、引進技術對加速發現大油田起了重要作用。伊朗對國際投資者開放,尤其在工業和石油部門在法律、稅收和義務方面給予放寬和優惠。1997年6月,伊朗和阿曼簽訂了合作開發布克/亨揚E天然氣凝析油田的有關合同;1997年8月伊朗國家石油公司與Bow Valley 能源公司簽訂了海上巴拉爾油田的開發合同;1997年9月,伊朗國家石油公司與由道達爾公司、俄羅斯Gazprom公司和馬來西亞Petronas公司組成的國際財團簽訂了南巴爾斯天然氣和凝析油田的開發合同。1998年7月2日,伊朗在倫敦布了第二輪勘探、開發和下游招標,其內容包括:① 勘探17個區塊,目標是探明油氣約27.4×108t油當量,其中陸上區塊12個,計劃進行總計52.1萬多千米的二維地震勘探和5700多平方千米的三維地震勘探,鑽探井25口;海上勘探區塊5個,計劃進行總計8900多千米的二維地震勘探和450多平方千米的三維地震勘探,鑽探井11口;②開發23個油氣田,開發計劃包括新發現油氣田投產和在產的油氣田提高油氣採收率,預計投資約50億美元;在陸上油田開發計劃中,有3個為注氣開采,9個為提高石油採收率,這12個油田的石油可采儲量總計為25.3×108t;海上的開發油田有8個,石油可采儲量總計為4×108t,目標產量為3750×104t/a,估計投資約30億美元,增加石油 產量約(1825~2170)×104t/a;開發的氣田有3個,天然氣可采儲量總計為16349×108立方米,目標產量為335.7×108立方米/a;③下游招標的內容包括4項工程,擴建阿巴煉油廠 。
1998年3月伊朗就宣布:有意與國際石油公司合作開發裏海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但由於沿裏海各國對於如何分配裏海的油氣資源意見不一,開發裏海還有一定難度。
在1998年3月16日於迪拜召開的第六屆中東油氣年會上,伊朗官方指出,將在兩個月後向外國公司提供100多個項目進行招標,其中包括第一次向外國公司開放的陸上油氣田和探區。上游的招標採用回購合同的形式,開發一個油田將以石油償還。
1999年上半年,伊朗就南Pars氣田第4~8開發階段舉行了招標,其中第4、5期開發工程包括10個井位鑽井和2個海上平台的施工建設。另外,伊朗國家石油公司還與加拿大Bow Valley公司和英國Premier石油公司就專門開發波斯灣Lavan島西南部的Balav油田簽訂了一份2億美元的回購合同。
1999年7~8月,伊朗國家石油公司又宣布向國內外石油公司招標承建7個石油勘探項目:Moghan區塊1、Moghan區塊2、Zavareh-Kashan區塊、Bander Abbas區塊、Makran區塊、西Kish區塊和東Kish區塊。
1999年2月伊朗國家石油公司(NPC)在德黑蘭開研討會,決定引進外國資金,改造國內現有石化加工廠,建設新的石化加工廠,希望把阿薩盧耶港(Bander Asaluyeh)建設成石油、天然氣和石化作業中心,為此大力尋求國際合作。
在上游活動中已經頒布在1998~1999年間外國投資的許可證達到了54億美元,伊朗已成功地在開發南巴爾斯、錫里、巴拉爾和Soroush氣田,實驗了回購政。對Doroud、Khouf和Salman氣田應用相似的計劃。在下游活動中,伊朗進行了天然氣國際計劃,包括天然氣銷售和在運輸系統如管線、液化和液化天然氣運輸上的投資。

Ⅳ 全球四大石油化工公司有哪些

全球四大石油化工公司:
埃克森美孚、殼牌、BP阿莫科(現又改名BP公司)、法國道達爾

主要的國家石油公司包括:

沙烏地阿拉伯石油公司 (Aramco)(沙烏地阿拉伯)
伊朗國家石油公司 (NIOC)(伊朗)
埃及石油總公司 (EGPC)(埃及)
Empresa Colombiana de Petróleos S.A. (Colombia)
國家石油公司 (Libya) Libya (Libya)
石油和天燃氣公司 (India) India (India)
墨西哥石油公司 (Mexico)
委內瑞拉石油公司 (Venezuela)
中國石油 (中石油) (China)
奈及利亞國家石油公司 (Nigeria)
伊拉克國家石油公司 (Iraq)
科威特石油公司 (Kuwait)
Pertamina(印度尼西亞)
巴西石油公司(巴西)
阿曼石油發展公司(阿曼)
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阿布扎比)
酋長國國國家石油公司 (迪拜)
馬石油(馬來西亞)
俄油(俄羅斯)
中國石化(中國)
俄氣(俄羅斯)
挪威國家石油海德羅公司(挪威)
Sonatrach(阿爾及利亞)
肯亞國家石油公司(肯亞)
GEPetrol(赤道幾內亞)
Sonangol(安哥拉)
Neste Oil(芬蘭)

Ⅳ 伊朗雜記 第四集 那塊神奇的土地-胡澤斯坦行


伊朗的胡澤斯坦省(Khuzistan)位於伊朗的西南邊,其南部瀕臨波斯灣而其西北部則緊靠伊拉克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著名的曾經萌發出人類許多古老的文明,如蘇美爾、埃蘭、巴比倫和亞述文明的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流經的中下游流域,也叫兩河流域,其出海口也有一半在胡澤斯坦這塊神奇的土地上。


在伊朗期間,我一共去過伊朗胡澤斯坦省兩次。第一次是1990年夏,兩伊戰爭剛結束不久,也是我到德黑蘭沒多久。那時我公司與首都鋼鐵公司組成聯合體(consortium)與伊朗工業部洽談了一個鋼鐵廠連鑄車間技術改造項目,而這個鋼廠位於胡澤斯坦省首府阿瓦士(Ahvaz)。那次首鋼派了一個由十多人組成的高級別技術代表團到德黑蘭,然後又去阿瓦士作現場考察。我這個公司代表就一路陪同,一起去阿瓦士了。那次是乘飛機去的。


阿瓦士瀕臨波斯灣,位於兩河流域,即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出海口附近,原本就很熱,又是夏天,一下飛機,一股潮濕且悶熱至極的熱氣很快就包裹了我,熱得讓人難以喘氣。記得首鋼代表團一位負責人悄悄地跟我說:這里這么熱,看來報價得高一點,至少包括一點防暑降溫費吧?我看著他板著臉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由得啞笑起來。


因瀕臨波斯灣,天氣濕熱是胡澤斯坦省避免不了的氣候特徵。不過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傍晚外出散步,我居然在所住的酒店外面看到幾個身裹長袍的大鬍子伊朗人躺在廣場花壇的石頭檯面上睡覺。那時的氣溫具體多少不知道,但感覺自己身上的汗毛孔都熱得張開了,估計至少也有37-38攝氏度吧。當地人不怕熱由此可見一斑。


在去阿瓦士之前我就知道伊朗胡澤斯坦省地處蘇美爾文明的新月地帶,古文明遺跡多多,所以也曾想如果有時間或機會,就去看看這些古跡,也好發思古之幽情。可惜的是,那次去阿瓦士,因將精力幾乎全部放在陪同首鋼代表團與伊方洽談項目技術合作方面,加上首鋼那些工程師們對那些古代跡絲毫不感興趣,考察一結束就急吼吼地飛回了德黑蘭,沒兩天又轉機回北京准備技術改造方案去了。我作為該項目的商務代表也只好跟著他們悻悻地離開胡澤斯坦了。但一種遺憾在心中油然生起。


為何我會對那次阿瓦士之行感到遺憾呢?說實話,一是因為位於兩河流域入海口的伊朗胡澤斯坦這塊神奇的土地上曾有過非常輝煌燦爛的古文明,並留下了一些難得一見的古跡。很多人不知道,在公元前六世紀居魯士二世建立的阿契美尼德波斯王朝( 即波斯帝國,最初建都蘇薩古城,後文會提到這個地方——作者注 )之前很久,即公元前三千多年前,即距今約5000多年前,伊朗還有一個更為古老的文明——埃蘭文明(Elam Civilization),這也是人類繼古埃及文明之後最早的燦爛文明之一(也有研究說蘇美爾文明早於古埃及文明——作者注),與蘇美爾文明齊名,其發祥地就在伊朗胡澤斯坦省境內。對此,我一直憧憬。


蘇薩古城鳥瞰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我公司在伊朗承接的第一個水利設計項目——卡爾赫河(kerkheh River)零號壩的所在地卡爾赫河谷也在距胡澤斯坦省阿瓦士北邊不遠處。這個零號壩是伊朗迄今修建的最大水壩,壩高127米,壩長三千多米,黏土心牆土壩。該壩建好後,水庫蓄水可達70多億立方米,發電400MW,還將使伊朗的淡水儲量增加30%,可灌溉34萬公頃農田。可以說,這個水壩對於兩伊戰爭後亟需重建的伊朗十分重要。


建好後的卡爾赫河零號壩局部圖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的德黑蘭十分缺電,晚上停電是家常便飯。除了買幾個可充電電筒或移動式燈具放家裡備用外,我們每次去超市還會買回一大包蠟燭,以防晚上停電。不僅如此,因長期缺水,伊朗的小麥產量也直線下滑( 這一點在《伊朗雜記》第二集中有較為詳盡的敘述——作者注 ),由此可見這個水壩對於戰後的伊朗是何等重要。


我公司中標後實施這個項目的是安徽水利水電勘探設計院和水利部東北水利水電勘探設計院,項目經理則由安徽院院長胡家博先生擔任。胡先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水利專家,今年他已有91歲了( 他的60歲生日就是在德黑蘭過的,有關胡先生的故事在《我在伊朗下圍棋》一書中有較為詳盡的敘述——作者注 )。胡先生也是我的中學學長,即合肥一中前身廬州學堂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畢業生,考入清華大學水利系,後留校任教,1957年因為其老師黃萬里先生鳴不平而被打成右派,文革後獲平反並任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我公司在伊朗承接的所有水利項目無不浸潤了胡先生的心血。


伊朗卡爾赫河零號壩設計咨詢項目是我國改革開放以後第一個以市場競標方式在國際上承攬的知識密集型技術咨詢項目,在中國對外經濟合作和工程承包 歷史 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該項目也叫服務貿易型技術輸出,即除了向技術輸入方轉讓相關專利技術或專有技術外,技術輸出方還派出掌握這些技術知識的專家、學者和工程技術人員赴項目所在國完成這類項目並負責培訓當地技術人員。當然,設計時會充分考慮技術受讓方需求並盡量採用設計提供方的成套設備。卡爾赫河零號壩設計咨詢項目就是如此。


由於在伊朗期間連續簽訂了好幾個水利咨詢項目合同且比較熟悉此類技術咨詢項目合同的商務條款( 在伊朗簽署的所有項目合同均為英語和波斯語兩種語言文本——作者注 ),有一段時間,凡有從中國來伊朗訪問或考察的各地或各行業經貿代表團,駐伊大使館經濟商務處總是推薦我給他們講解如何在國外尤其在伊朗投標和承接相關技術咨詢項目以及該項目的服務貿易特點及其它注意事項以及有關伊朗的經貿政策等。


卡爾赫河零號壩設計咨詢項目的工程師大多在德黑蘭工作生活,那時剛到伊朗不久的我總想去這個水壩的設計選址的現場,也就是胡澤斯坦的壩址所在地看看,以增加我對該項目本身的直感了解。而這次我已經來到了胡澤斯坦阿瓦士,距卡爾赫零號壩壩址沒多遠了,結果卻未能實現去現場看看的願望,怎麼能不感到遺憾呢?


好在安拉保佑。一年多後,即1991年冬,機會又一次來臨。出於設計需要,我們的項目組得對卡爾赫河零號壩所在地的地質情況作進一步勘探了解,那時又有一批勘探工程師和技術工人及相關挖掘和鑽探設備從中國來到了德黑蘭,又從德黑蘭陸續乘車去或運到了位於阿瓦士不遠處的項目現場。


那天胡家博先生跟我說,卡爾赫河零號壩設計勘探項目組工程技術人員和鑽探設備都到了阿瓦士,我得去看看,你去不去?我立即說:當然去呀。不過,上次華黎明大使就向我表達了也想去這個水壩現場看看的意願,請他們夫婦倆一起去如何?胡一口答應。

作者夫婦(左一和右一)與華黎明大使夫婦(左二和左三)、胡家博先生(右二)及譚國保先生(右三)攝於1991年秋德黑蘭


華黎明大使是1991年春接替因病回國治療的王本祚大使赴伊朗上任的。華黎明先生身材高大、風度翩翩,英語和波斯語都很好,退休後曾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常在中央電視台國際觀察欄目上就伊朗和中東問題發表高見。那次我向華大使匯報了項目進展情況並提出擬請他和夫人一起去胡澤斯坦的水壩項目現場上看看。華大使高興得也是一口答應。


與我第一次乘飛機去胡澤斯坦省阿瓦士不同,那次我們是乘火車去的。當年伊朗的火車比較獨特,軟卧車廂的地板居然是軟的,人走在上面一陷一陷的,好像走在席夢思床上,感覺很不舒服( 也不知現在怎樣了——作者注 )。不過那火車的車廂卻裝飾得既古典又漂亮。我和我太太住的包廂很大,分里間外間,還有廁所和沐浴室,就像電影《東方快車》中的豪華包廂一樣,典雅而溫馨。我留心了一下,隔壁華大使夫婦的車廂也一樣。


後我問胡先生為何給我們買這么豪華的包廂?花這個錢幹嘛?他說伊朗的火車票很便宜( 票價我已記不清了,但印象中確實不高——作者注 ),加上華大使夫婦也去,當然得買好一點的了。盡管如此,後來胡先生又想辦法將這筆費用作為咨詢項目必要開支交由伊朗合作方報銷了。


那天在德黑蘭火車站候車時發生了一件小事,也是一個疑問,總感覺得寫一下,因為它擱在我心裡已有10多年了。


記得16年前的一天,也是伊朗大選期間,電視上出現了時任伊朗總統的艾哈邁迪·內賈德先生的鏡頭,當時我就感覺這個人似乎很眼熟。後來又有幾次在各種媒體上看到這位伊朗總統的尊容,越看越覺得自己應該在哪裡見過他。再仔細想想,如果是這個人,那麼或許就是那次在德黑蘭火車站候車時相遇過的吧?


在我的記憶中,那天我們在火車站候車時(華大使那時還沒有到)曾有幾位伊朗年輕人走過來搭腔,說著挺不錯的英語,很友好的樣子。其中為首的那人個子中等,一臉不長的胡須,穿著一件深灰色的西裝,沒有打領帶,30多歲,大學青年教師的樣子。他自我介紹說他們是德黑蘭 科技 大學的(Tehr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旁邊有人即插話說他是我們的leader(領導)。他在確認我們是中國人後,說了幾句稱贊中國和伊朗友誼的客氣話,然後就很有禮貌地與我握手告別了。


我記不得那個人的姓名了,與他還說了些什麼也記不清了,印象中他握手的力度還挺大,充滿了熱情。不過總感覺那次的見面過程有點儀式感,這也與我在伊朗期間的其它所有邂逅都不大一樣。更重要是,交談時他的隨從居然介紹他是leader( 我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國外聽到老外這么介紹一個其本國人的——作者注 ),也感覺到他確實有那種leader的味道,所以對此人以及對那次短暫的德黑蘭候車室相會印象較深。


後來在電視上看到內賈德先生的形象就覺得其長相與記憶中的那人是有點像,而且他們都在德黑蘭 科技 大學待過,但那人是不是內賈德先生我並不能確定。此事前些年我還跟少數朋友說過1-2次,當然是帶著猜測的語氣。這次撰寫此文又想起此事,心想:不管確否,還是寫出來好,萬一是他呢?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那人是內賈德先生,他也可能早就忘記那次見面了。還有,那人即便是年輕時的內賈德先生,他當了總統後居然公開說出要將以色列這個國家「從地圖上抹去」之類的極端民族主義話語,也是很讓人失望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伊朗核問題也是在他任上開始嚴重和激化起來的並在2010年6月伊朗因此而遭到了聯合國一致的「史上最嚴厲制裁」( 那年中國也投下了贊成票——作者注 ),自此,伊朗經濟便陷入了困境,而伊朗人民於兩伊戰爭後得以逐步改善的生活也就開始下降並遭受不幸與苦難了。


那時伊朗的火車很慢,從德黑蘭到阿瓦士一千公里吧,火車開了約一天一夜。火車是接近中午時發車的,第二天上午才抵達阿瓦士。下車時我忽然驚訝地發現站台上居然整齊地站有一支由十多個穿著革命衛隊制服、手裡拿著鼓樂的人組成的儀仗隊,而且除了我們這一行十來個中國人下了車,其他車廂的門都沒有打開。我立即反應過來:原來伊方給華黎明大使准備了一個正式的歡迎儀式。


在隨行翻譯譚國保先生跟伊方為首的歡迎官員略作溝通交談後,華大使與他的夫人凌文蕙大姐便領頭在伊方儀仗隊的鼓樂聲中肩並肩,慢慢地跟著儀仗隊的執行長走了起來。這位領頭的執行長手裡拿著一個約1米長的指揮鈴,上下揮舞著,也是緩慢地走著正步。我和我太太以及其他中方人員則是兩兩並排跟在華大使夫婦後面亦步亦趨,大約走了好幾分鍾才最終走出了車站。那個歡迎儀式在車站廣場上又持續了不長一會兒,然後我們便分乘 汽車 離開並最終住進了當地一家最好的旅館。


我事後了解了一下,一國駐外大使離開首都去駐在國其他地方訪問受到儀仗隊歡迎的前例幾乎沒有過。那次華黎明大使訪問胡澤斯坦阿瓦士享受到幾乎是絕無僅有的國賓待遇,這似乎也從一個側面表明當年中國和伊朗的關系是如何之好之密切了。


那位隨行翻譯譚國保先生,是我辦事處的波斯語翻譯,也是我的助手。他為人勤勉、踏實而能幹,波斯語特好,甚至還帶有點德黑蘭的地方口音( 這是好幾位伊朗朋友說的——作者注 )。我在伊朗的三年裡從頭到尾都得到了譚國保先生的大力襄助,所簽署的好幾個工程項目合同無一不有他的功勞。我離開伊朗後,譚國保也調走了。10年後聽說譚國保先生已是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伊朗分公司總經理時,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也為中海油能慧眼識珠感到高興( 《我在伊朗下圍棋》一書中對譚國保先生有較為詳盡的介紹和敘述。感興趣讀者可以去尋找閱讀——作者注 )。


那天我們到水壩項目現場去看了。我陪同華大使站在卡爾赫河零號壩所在河谷旁的山坡頂上,看著與伊拉克接壤的西北方向那平緩的、一望無垠卻幾乎是寸草不生的山巒和谷地,十分驚嘆古波斯民族居然能在如此荒蕪的地方創造出如此燦爛的古文明。後來我才了解到,其實這些所謂的荒蕪都是後人的誤判。2000多年前此地的氣候並非如此,而是非常的潮濕和溫暖,雨水資源豐富,土壤也很肥沃,很適合植物和糧食的生長。不僅如此,在這廣袤荒涼的土地下面,安拉,或者說大自然還恩賜了伊朗豐厚無比的油氣資源。


1999年,人們在伊朗胡澤斯坦省距離阿瓦士西北80公里處,也就是距卡爾赫河零號壩所在河谷不遠的地方,勘探發現了一個當年算是世界上最大的油田——阿扎德甘油田,面積約1400平方公里,原油儲量高達420億桶,即60 億噸!這個發現一下子引起了世界上許多國家的關注和垂涎。日本、韓國以及歐洲很多國家都開始湧入伊朗以尋求更多的石油利益。


一開始,中國局限於自身外匯儲量和財力,在伊朗石油開發問題上並沒有什麼舉措,主要還是承接或合作開展各種工程類或製造業項目,如水壩、小型成套設備以及鋼鐵廠改造什麼的,以賺取外匯。到了本世紀初,則開始有了 汽車 和地鐵等較大的投資項目,還有就是用外匯大量購買和進口伊朗石油。比如,中國從伊朗進口石油量從最初的日均數萬桶逐步增長到2007年的日均進口40萬桶石油( 2018年底,中國進口伊朗石油多達50萬桶/日——作者注 )。這也使得中國和伊朗的雙邊貿易額在十多年前達到了創紀錄的300億美元,而且還開始有了非常巨大的投資利益。


然而到了2006年,中國在伊朗石油工業領域的投資情況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改革開放後經濟實力大幅增長的中國開始介入了伊朗的需要投入大量資金的石油市場。那年年底,伊朗國家石油公司和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就開發北帕爾斯天然氣田簽署了諒解備忘錄。


據當時的伊朗《法爾斯新聞社》稱,中石油承接的該項目是伊朗最大的天然氣開發項目之一,將包括南部天然氣田四個區塊的開發。協議規定該氣田產出的天然氣將被轉化為液化天然氣,並由雙方平分。中國海洋石油公司將對該氣田開發項目的上下游領域進行投資,投資總額預計超過160億美元。


北帕爾斯天然氣田地處波斯灣,位於南帕爾斯大氣田北面85公里,估計天然氣儲量80萬億立方英尺。值得一說的是,這個合作備忘錄是在譚國保先生任職中海油伊朗公司總經理期間談妥並簽署下來的。


後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即中石油於2009年初也與伊方簽下了開發北阿扎德甘油田的合同;同年8月,雙方又簽署有關南阿扎德甘油田的合作備忘錄。不僅如此,中石油在簽下這個大單前兩個月,還接手了法國石油公司道達爾(Total)轉讓的伊朗南帕爾斯氣田(這也是當時世界最大的天然氣田)的股權。


遺憾的是,此時伊朗已經遭受美國比較嚴厲的制裁了。1996年美國議會曾通過一個《達馬托法》,也叫《伊朗制裁法案》(Iranian Sanctions Act),首次禁止世界上任何企業向伊朗的石油工業進行投資。但那時還不限制購買伊朗石油。後來由於伊朗核問題開始發酵,國際上加強對伊朗制裁的呼聲也日益高漲。此時不少日、韓和歐洲國家企業均開始打退堂鼓了。比如阿扎德甘油田開發項目在那之前是給日本的,後來日本迫於伊朗核問題的壓力而放棄掉了。法國道達爾轉讓股權也是如此。


其實,當年中石油與伊方簽訂的阿扎德甘油田開發合約並不完美,需要開發商即中國企業先行墊付所有的前期開發成本( 約25億美元,由此可見那時伊朗就已經缺乏外匯了——作者注 ),共得開采185口油井,然後當石油產量達到一定的規模,伊朗方面才會按照合同比例給中石油部分石油分成作為報酬。說實話,這種合同的市場價值並不大,還存有很大的貿易風險,即如果油井出油分成時國際市場油價很低,中方在這個項目上可能會完全沒有收益,甚至虧本。此時再考慮到伊朗核問題以及國際制裁的國際政治風險成本,中石油便沒有實施下去。後來沒多久,伊朗就以中石油違約為借口又將南阿扎德甘油田的開采權從中石油處收了回去。


那些年也就是對外強硬的內賈德總統在任時期。由於堅持進行核武級別的鈾濃縮活動,伊朗遭到了國際上一致譴責。第二年,即2010年,聯合國安理會還一致投票通過了「 歷史 上最嚴厲」制裁伊朗的方案並迫使一意孤行、桀驁不馴的伊朗回到談判桌上來。說起來也是有意思,擁有這么豐富的石油儲量資源卻非要發展核武器,結果弄得沒有錢開發,那時就喜歡折騰的伊朗好像一個抱著金娃娃討飯吃的人,怎麼看都不可思議。


在舉世一致壓力下,到了2015年,包括我們中國在內的伊核問題6國、歐盟以及聯合國與伊朗方面終於達成了伊核協議,這事才告一段落。此時,法國、德國和義大利等歐洲國家又試圖重返伊朗油氣市場,訪問胡澤斯坦阿瓦士的歐洲人又開始絡繹不絕、多了起來。


不過好景不長。由於堅持在中東地區伊斯蘭革命輸出,加上美國中東政策的調整,那份伊核協議簽訂後僅3年,即2018年,美國居然退出了這個伊核協議並重新祭起了對伊朗制裁的法寶。這個舉措不僅給了伊朗當頭一棒,也對歐洲國家的企業影響很大。如法國道達爾公司在2015年伊核協議簽訂後又重新與伊朗方面洽談了南帕爾斯油氣田開發的第11期項目,但在美國退出伊核協議3個月後卻又再一次退出了這個讓其難舍難分的項目。


不過,安拉似乎總是眷顧伊朗。前年底,即2019年11月,就在美國制裁如火如荼之際,伊朗總統魯哈尼在電視上宣布,在伊朗西南部的胡澤斯坦省又發現了一個原油儲量甚至高達530億桶、比當年世界最大的阿扎德甘油田更大的油田,並說這是「政府給人民的一個好禮物」。這個油田面積達2400平方公里,而深度僅約為80米。這塊大油田的發現確實是個好禮物,可是飽受制裁又沒有外匯資金的伊朗又如何將其變現呢?


可是1991年冬的那天,我們站在胡澤斯坦卡爾赫河零號壩附近的山坡上看到的就是一片荒涼。在我們當年最好的想像中,那個地方最多也就是水壩建成蓄水後可能出現的一片藍色的人工湖。我們哪裡知道,僅僅7-8年後這一大片荒涼的下面居然連續發現了世界上最大的油田,而且還不止一個!胡澤斯坦,你真是一塊神奇的土地啊!


胡澤斯坦的神奇並不止這些。那次在阿瓦士,我終於找了一個空閑的時間,托水壩項目組從伊方借了一輛 汽車 ,與小譚輪流開車,帶著我太太以及胡家博先生夫婦,到附近可以找到的埃蘭文明和古波斯文明遺跡進行了一次短暫的卻也是非常難得的尋訪。我們的首訪就是蘇薩古城。


蘇薩古城(Susa)在《聖經》中寫作「書珊」(Shushan)。這真是一個美麗的名字。據說已有近6000年 歷史 ,比居魯士二世波斯建國還要早3000多年。它曾作為埃蘭文明的重要聖城,富饒而宏大。 歷史 之父希羅多德曾說過這樣一句話:「誰要是佔有蘇薩的財富,誰就可以和宙斯鬥富。」著名的漢謨拉比石柱法典( 頒行於公元前1800年,1901年出土,現存於法國盧浮宮——作者注 )也出土於這里。可是我們去的時候蘇薩卻是一個破敗的小城,可能是因為剛結束的兩伊戰爭的原因吧,人口也只有2-3萬人,少得可憐,就像一個大村莊。


作者在蘇薩博物館欣賞元青花瓷器,攝於1991年


因時間問題,我們到這里也僅參觀了蘇薩博物館。這個博物館很簡陋,印象中只有幾間不大的展覽間,但館藏卻很豐富,存有不少埃蘭時期的彩陶、青銅器和鑿有楔形文字的石板。當年我們參觀時還有一個櫥窗放滿了好多件在中國最罕見也是最昂貴的元青花瓷器。然而,近些年中國人寫的去伊朗胡澤斯坦這家博物館參觀的游記里卻從未提及這些元青花寶藏。不知道是博物館知道其珍貴而將它們特意收藏起來了?還是都已經賣給了中國的收藏家們?也不知何故?


距離蘇薩古城東南約30公里的喬加·贊比爾金字塔形古建築群(Tchogha Zanbil)建於公元前1250年,也是屬於埃蘭時期建築,大部分嚴重損毀,現存祭祀殿遺址僅存2層半,高約25米,這意味著這座原本可能為7層的階梯型金字塔原高至少也有60-70米。其主要建材為泥磚或燒磚結構,磚上還存有大量楔形文字。無論是造型還是材料與古埃及最早的位於塞加拉的磚石金字塔都很相似,只是晚了約1500年。


喬加贊比爾金字塔廢墟


喬加·贊比爾金字塔也是是在美索不達米亞以外僅存的幾座金字塔形神殿之一。十多年前曾有報道說,考古學家在伊朗著名的喬加·贊比爾神塔內發現了88塊刻有楔形文字銘文的磚塊。這些磚塊均屬於古代伊朗埃蘭時期(公元前3400年至公元前550年)的文物。也就是說,這些楔形文字古老程度至少與殷墟的甲骨文相當,甚至更為古老。現在也不知這些楔形文字有沒有破譯?而且,如果破譯了,它們又說了些什麼呢?


喬加贊比爾廢墟牆上古老的楔形文字


寫到這里,此文就要結束了,也不知道寫到這里自己有沒有將伊朗胡澤斯坦這塊土地的神奇性敘述出一二?大約5-6年前,譚國保先生曾邀請我們重返德黑蘭。我和胡家博先生也都想借那次機會再次回到胡澤斯坦那塊神奇的土地上去仔細看看。可惜的是,最終我們因故未能成行。神奇的胡澤斯坦至今仍存留在我的那些近三十年前的回憶之中,讓我神往……


漢代班固在其《西都賦》中曾說,攄懷舊之蓄念,發思古之幽情。可是,無論懷舊還是思古都是需要時間和心情的。像我們當年那樣在工作之餘匆匆游覽,無論如何都是很難有什麼深切感觸的。


說實話,也就是到了今天,人也老了,而且因為疫情還總是宅在家裡,很少或很難再去周遊列國了。此際的我才有時間調整好心情寫出了這篇回憶錄式的系列文章《伊朗雜記》,試圖描述一下伊朗胡澤斯坦這塊土地的神奇之處,同時試圖讓自己真正地體會了一把何謂「攄懷舊之蓄念,發思古之幽情」也。

Ⅵ 法德與伊朗有多少利益

法德與伊朗有貿易上的利益關系:伊朗從歐洲大舉采購商品,其中尤以購買100架空客飛機最為引人注目。另外,法國石油巨頭道達爾公司、第一大汽車製造商標致-雪鐵龍集團和第二大汽車製造商雷諾均在伊朗投資設廠,德國西門子公司也同伊朗開展合作。

Ⅶ 世界上主要的原油製造商和貿易商

加瓦爾油田:為世界第一大油田。
博利瓦爾油田:年產達l00萬桶。
薩法尼亞油田:位於沙烏地阿拉伯的東北部海域,探明儲量33.2億噸。
魯邁拉油田:位於伊拉克南部,。探明儲量26億噸,年產量佔全國的60%。
基爾庫克油田:位於伊拉克北部,開發較早。探明儲量24.4億噸,
羅馬什金油田:儲量達24億噸,年產1億噸左右,居俄羅斯的第二位。
薩莫洛特爾油田:在世界上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的加瓦爾油田,為俄羅斯最大的油田。
扎庫姆油田:位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中西部,探明儲量15.9億噸.
.哈西梅薩烏德油田:有輸油管通往阿爾澤、貝賈亞等港口外運。
這些大型油田基本代表著背後的大型公司控股,你可以自己找找相關的。

亞洲原油製造商有;zhong石油、中石化、埃克森美孚、韓國SK、韓國雙龍、韓國GSCaltex、日本JX集團、殼牌、印度石油、台灣台塑
世界原油製造商:沙特阿美公司——沙烏地阿拉伯
伊朗國家石油公司——伊朗
埃克森美孚公司——美國
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委內瑞拉
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中國
英國石油公司——英國
英荷殼牌公司——英國和荷蘭
大陸菲利普斯公司——美國
雪佛龍公司——美國道達爾公司——法國
基本這些大型的石油公司就是貿易商了。你可以到黃頁里找各個公司的代理。這些東西整理出來很費勁希望能給你帶來幫助。

Ⅷ 中石油接手道達爾伊朗業務不會被美國制裁嗎

不會,原因如下:
1、中興需要進口美國的晶元,美國晶元只有美國能生產,晶元這對於中興是無法替代的,而中 石 油則沒有這樣的命門!
2、中 石 油即進口伊朗石油,也進口美國石油。滅國要制裁,無非就是不向中 石 油出口石油而已。本來就不用害怕。

Ⅸ 法國達飛輪船為何要退出伊朗

擔心遭美製裁措施牽連,法國達飛輪船退出伊朗。

據外媒報道,繼多家跨國大企業之後,全球最大海運集團之一的法國達飛輪船7日宣布,因為擔心被美國制裁伊朗所波及,該公司決定退出伊朗。

另外,伊朗方面強調,需要歐洲的更多協助,使伊核協議繼續生效,伊朗才會因此停止其核武活動。

伊朗總統魯哈尼7日要求歐洲國家採取更多行動,以抵消因美國制裁對伊朗造成的沖擊。魯哈尼在其官方網站上說:「歐洲各國有政 治意志,根據伊朗核問題框架協定同伊朗保持經濟聯系,但是,他們必須在一定期限內採取務實的舉措。」

針對伊朗的最新制裁措施,美國方面已經要求各國最遲在今年11月停止向伊朗購買石油,也要求外國公司停止在伊朗營運,否則或面對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風險。

來源;百家號

Ⅹ 世界十大石油品牌有哪些

近日,全球著名品牌評級機構Brand Finance發布了2019年度的世界品牌價值500強榜單。最新的世界十大石油品牌也隨之出爐。

這份榜單是衡量全球企業影響力、競爭力的重要指標之一,歷年來備受各大石油公司的關注。今年有哪些石油公司可被稱為「世界名牌」?一起來看看吧。

第一名,殼牌石油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第26

殼牌石油在油氣領域及新能源領域業務的持續開展,讓其穩居石油公司品牌價值排名當中的第一。尤其在深水油氣、LNG等熱點領域,殼牌當前的動作非常活躍。

據Brand Finance的研究統計,殼牌石油也是目前歐洲品牌價值最高的B2B企業,品牌價值高達423億美元,同比增長7%。

◆◆◆

第二名:中國石油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33

得益於國內外業務的持續增長,中國石油今年繼續高居石油公司當中的第二,並且近年來在品牌500強中排名節節攀升。

中國石油今年品牌價值達到了368億美元,同比增長了18%,這也折射出了中國石油增長式的發展趨勢。

第三名:中國石化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49

依靠在煉油領域和油品零售領域的領先,中國石化在品牌500強排名表現較為穩定。在過去一年,中國石化也有不少市場的新突破,其不僅將加油站開到了海外國家,近期還擴大了其成品油銷售在歐洲的市場,所以其品牌價值增強前景也十分可觀。中國石化今年品牌價值達到291億美元,同比增長了23.3%之多。

第四名:道達爾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60

道達爾近年來由於在天然氣、清潔能源領域的一系列擴張,排名獲得很大提升,超越了不少國際同行。在過去一年,道達爾在巴西、印度、沙特、俄羅斯等重要市場,都有新的業務擴張,預計未來品牌價值還將保持增長趨勢。

第五名:BP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68

BP在過去一年的發展也頗具亮點,不僅斥資105億美元巨資大舉進軍了美國頁岩領域,其終端零售業務也有可觀的增長,在中國的新加油站也在近期投運。BP去年還在電動車充電領域加大了布局,業務的多元化發展也促進了BP品牌價值增長。

第六名:雪佛龍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99

雪佛龍不僅長期位居一線國際石油公司之列,目前也是全球最領先的頁岩油氣生產商之一。有統計數據顯示,雪佛龍目前為美國境內擁有頁岩資產最多的公司,美國頁岩產業的持續火爆,也穩固了雪佛龍的品牌價值。

第七名: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127

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雖然擁有國有屬性,但也具備相當強的國際化能力,其業務遍布全球60多個國家,也是世界500強企業之一。其業務涉及常規油氣和頁岩油氣勘探生產、石油煉化、油氣管道運營、油氣產品銷售。這家公司也是全球最大型的LNG運營商之一。

第八名:埃克森美孚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129

埃克森美孚今年排名有所下降,不過作為美國境內最大的石油公司,其影響依舊深遠。在油氣勘探生產方面,埃克森美孚也保持著領先優勢。在2018年,埃克森美孚在南美洲蓋亞那連獲深水石油發現,致使該國成為了當年發現常規油氣資源最多的國家,足見其實力非凡。

第九名:埃尼石油公司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169

來自義大利的埃尼石油公司,也是石油界的傳統巨頭之一。埃尼石油目前在全球70多個國家開展有業務。除了在歐洲本土外,這家公司在非洲也有非常突出的業務布局。2018年全世界發現的第二大油氣田——Calypso深水氣田,就是由埃尼石油所發現。

第十名:Equinor

世界品牌500強排名:195

Equinor是一家非常特別的石油公司,這家公司就是曾經赫赫有名的挪威國家石油公司(Statoil)。這家公司曾因為上世紀70年代歐洲北海油田被發現而迅速崛起,發展半個多世紀以後,這家公司不再只聚焦於石油,而大力將業務延伸到了新能源領域,由此在2018年進行了更名。除了在油氣領域實力超強,Equinor目前也是全球最領先的海上風電公司。

今年入榜世界品牌500強的石油企業大幅增加,除了以上十家公司,墨西哥石油公司、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美國瓦萊羅公司、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斯倫貝謝、盧克石油公司、飛利浦斯66、康菲公司、美國mobile公司、中國海油、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美國ESSO公司、加拿大CNRL公司、印度信誠工業公司、西班牙Repsol公司、哈里伯頓也榜上有名。

閱讀全文

與伊朗和道達爾什麼關系相關的資料

熱點內容
越南大年三十晚上吃什麼 瀏覽:507
qq群怎麼領印尼巴士mod 瀏覽:469
有駕駛證怎麼窮游全中國 瀏覽:692
伊朗在亞洲的哪個地方 瀏覽:853
伊朗網路為什麼不好 瀏覽:186
中國石化和中國石油哪個抗燒 瀏覽:219
伊朗25年協議什麼時候開始生效 瀏覽:864
西安到英國飛多少小時機票多少錢 瀏覽:60
越南的歌曲是哪些 瀏覽:365
佛山學越南語去哪個學校 瀏覽:390
中國匯款到美國chase銀行多久到賬 瀏覽:599
500千越南盾是多少人民幣 瀏覽:280
義大利奧林匹克劇院演過什麼戲劇 瀏覽:702
營口哪裡買英國短毛貓 瀏覽:89
中國瓷磚有哪些 瀏覽:548
中國銀行深圳金融社保卡怎麼補辦 瀏覽:641
伊朗付錢不進來怎麼辦 瀏覽:380
中國出口麵包車有哪些品牌 瀏覽:358
當年打越南打到什麼地方 瀏覽:310
伊朗為什麼爆發病毒 瀏覽:495